莆田鞋
微信:599964100

新闻中心

莆田鞋子是一只打不死的怪兽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19-09-20 点击:
莆田鞋子是一只打不死的怪兽。
在全球的球鞋市场以及任何球鞋迷的心中,都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灰暗之地,那就是:莆田。莆田鞋也总是站在风口浪尖,新闻不断。


先是2007年,纽约警方查获30万双来自中国的假鞋,《纽约时报》记者专程来莆田做了调查报道,莆田假鞋传遍全美。


后来,2018年NBA球星尼克扬来上海宣传自己的品牌时,就被琳琅满目的“假Yeezy”创新配色所“征服”,这位球星还专门发了条Twitter,“我并不在乎这些鞋是真是假,只要它有我的尺码,我就买!”网友也顺便科普了一下“Putian”给这位巨星球员。


虽然莆田鞋声名远播,但都不是什么好名声。5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甘霖表示,侵权假冒对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方面造成危害,中国政府严厉打击侵权假冒的立场明确而坚定。


不过,莆田鞋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在高压之下,依旧顽强生存,甚至已经发展出一批“忠诚”用户。


月黑风高夜,正是卖鞋时


每当夜里11点,莆田的赵明(化名)便开始了繁忙的一天。因为在莆田做高仿鞋生意,他的生物钟和常人相反。回复本刊记者信息时已是下午3点多,他说自己才醒。几次约访也都因为他工作繁忙推了几次。谈起自己所做的莆田鞋生意,赵明总小心翼翼地欲言又止,“被查一次,家底儿就没了。”他告诉记者,说六七月正是被查的高峰期,也怕说的太多,日后莆田鞋被查得更严,“越多曝光,对于我们越不利”。


最近几年,随着有关部门对仿冒鞋整治力度加大,鞋商们只能晚上干活白天睡觉。莆田最大的仿鞋交易市场,位于城厢区的安福电商城。在这里,白天大门紧锁,深夜人声鼎沸,车来车往,吆喝声、打包声……鞋商们一件接着一件地打包包裹,快递员们则穿梭在各家店铺,将这些标有各大品牌鞋Logo的仿冒鞋发往全国各地。


接受采访时,赵明刚干完一整夜的活,他现在主要通过电商平台售货,他介绍称自己做的鞋是高端限量版,名字虽然好听,但鞋依然是仿制鞋。


曾有一位自称在莆田做了3年鞋的网友发帖称,莆田有三家专门为耐克服务的代工厂,分别是协丰、新荔丰、协模。这三家代工厂,从90年代起就为耐克代工制鞋,早已经掌握运动品牌耐克的核心技术,造起鞋来简直得心应手。


说到技术,莆田鞋早已攻破了所有的难题,不管Boost大底、Pimeknit鞋身,统统没问题,再加上精细的缝合处,真假难以辨别。


在市面上,莆田鞋大概有5种等级的货,分别是专柜公司货、厂货、原单尾单、裁片鞋(原厂拼装鞋)、假货。在“毒”“get”等球鞋买卖平台兴起后,莆田鞋还专门推出“过毒版”,即能通过专业球鞋平台鉴定的鞋,和真鞋几乎一致。


杨康自2009年开始做鞋类生意,他的朋友圈中也有数位做莆田鞋的朋友,而鞋商们之间的互相举报也让他印象深刻,他亲身经历过隔壁商户老板因为做莆田鞋被举报后罚款二百多万元并坐了1年牢。“被同行举报,等有关部门把他们店所有情况都摸清后,直接把人带走。”这便是赵明所说的“没了家底 儿”。


被举报的总归是少数,杨康的那几位朋友,目前都因为卖莆田鞋实现了财务自由。可见,莆田鞋高额的利润,还是让不少人铤而走险。因此,莆田鞋市场依然充满着诱惑 力。


不过,近几年的莆田鞋老板们必须时刻绷着神经,“现在管得特别严,可以说每天都担惊受怕,去个仓库恨不得背后能长双眼睛。”莆田的几位朋友会向杨康抱怨,在外待人处事都只能小心翼翼,就怕得罪人被人举报,而放鞋的仓库更是秘密基地,“只要有人知道了地点,过几天肯定会换仓库,非常隐蔽。”杨康告诉本刊记者。


赵明将杨康口中的“小心翼翼”表现得淋漓尽致。对于货源、销售渠道等,他一概不愿意详述,只强调说多了会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他担心以后被查得更严。
首页
微信
联系我们